👦

未能拨通的号码

随笔录 | 本文共1.3k字 | 需阅读4分钟 / 已阅读:

目录

小学操场上,一群孩子在追逐嬉戏着,玩着名为「触电」的追逐游戏,虽然学校明确禁止这种危险跑动行为,但抑制不住的孩童天性,让这些再三叮嘱都成为了耳旁风。

「哇!好大的直升机!」

一架大型的直升机悬停在高楼之间,很难想象它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定是一位技艺高超的驾驶员。

随着肉眼可见的灰尘扬起,对于直升机的视线在小男孩的眼中渐渐模糊,随之而来的警报声让小男孩的内心莫名揪了起来。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小伙伴们都疑惑的望着对方,在老师的催促下向教室走去。

好像发生了什么?孩童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的,很快迎来了放学,背上书包,小男孩一蹦一跳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在路上时,似乎路人们都在谈论着什么,地什么?四川?爸爸不是在那边打工吗?

小男孩很疑惑,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赶紧回到家还能看一看昨天动画片的回播,想着,小男孩加快了回家的速度。

「四川发生大地震了你们知道不?」

「就在中午那会,好吓人,电视上看着地动山摇的!」

「哪会儿的事情?中午那会?难怪我感觉到有摇晃,原来是地震了!」

「对对对,中午那会我感觉到震动,又不知道哪里在晃,就看到桌子上水杯里的水一直在晃,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隔这么远都能感觉到,那这个地震很恐怖啊!」

「可不是!新闻上报道说这个地震有 7.8 级呢?而包括现在还在震动,余震更严重!」

听着隔壁阿姨们和妈妈之间的龙门阵,回到家的小男孩很是疑惑,地震是什么?难道中午发生的警报就是因为这个嘛?

理解起来还是让小男孩感受到困难,看着正一脸心悸讨论着地震的妈妈和阿姨们,小男孩也不好发问,随即投入了电视的观看当中。

可这时的电视台貌似都被新闻霸占了,这让小男孩颇为难受。

「欸,你家那位不是在四川那边打工嘛?赶紧打电话问问是否平安?」

「好好好!」

想到这,小男孩的妈妈急忙拿出当初小男孩爸爸打工回来购买的翻盖按键机拨打了小男孩爸爸的电话。

一通,两通,三通,四通。。。

不断的拨打,一直都是无人接听。

小男孩妈妈的脸上露出了苍白,心中不住的往不好的方向想去,手机依旧在手中不停的拨打着那个熟悉的号码。

还在早上通电话时得知,小男孩的爸爸要坐最早的一班车,从阿坝州到市里转车赶回家中,这之前小男孩的妈妈便劝过,赶不上就等明天,不着急的。

但是人就是这样劝不住的,无论是既生或是赴死。

「我都说了让他今天赶不上来不了,就明天回来,他偏要今天回来,遇到这个地震可真怎么办啊?!」

小男孩母亲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的流出。

「你别担心,说不定地震不是他那,震不到他的,他那边可能是地震了信号不好。」

隔壁阿姨如是的安慰着小男孩的母亲。

电话还在拨打着,小男孩也停下了电视的观看,嘴里一直低语着「爸爸,爸爸。。。」

恐怖的阴霾笼罩在了小男孩一家的头顶,母亲的哭泣,家中来往喧嚣的亲戚,都让小男孩惶恐不已,他知道了一些事情,但是又不是很确定,不敢相信,不敢靠近。

深夜,无法入眠的小男孩和妹妹躺在正在哭泣的妈妈旁边,很害怕,很难过,想安慰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妈妈,爸爸还能回来嘛?」

「儿子,你爸爸能回来的,我们一起喊他回来好不好?」

说着,小男孩的妈妈抱着哭泣的两个孩子,三人一起绝望的哭泣着呼唤着爸爸的名字,让他回来,让他回来。。。

逝者已矣 生者如斯

转眼已过去十三载,十三年前的一幕幕细节早已在时间的冲刷下逐渐模糊于记忆。

每一年的周年皆为母亲的悲痛日,昔日的一幕幕如鲠在喉。

十三年的人情冷暖,如饮水自知。

有些东西是事实,也是虚幻,看透了也就不在提及了。

感同身受是个伪命题。

善良如父亲也不想家人总是活在悲痛当中。

安慰完母亲后,担子又沉重了一分,到底是何时长大的呢?

至今未找到答案。

2008 至 2021 (未完待续)


, — 2021年5月12日

上一篇
五月惊雷
下一篇
jio杆打闪闪

Made with and Hexo.js at China.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人生没有下页,请把握每一天。
(●'◡'●)